想想

當初只是偶然翻到了家裡書架上的「查拉圖式特拉如是說」
因為覺得書名很怪,加上作者是課本裡提到的尼采
於是就拿起來翻了幾頁看看

後來,就這樣配著早餐,把客廳桌上那幾本書看完
那時候覺得這一類講思考講哲學,很艱澀很無聊,作者都是極端又莫名奇妙的人
為什麼把對人生對事情對大自然的看法寫下來就可叫做哲學?
哲學是不是只有心靈?那到底和政治和信仰為什麼可以扯上關係?
那時候,我只是個在意下一次數學段考能不能及格的高中生

再上了大學經歷了一些些事情似懂非懂、開心與不開心的,
到了大三那一年,偶然在誠品書局看到包裝的很精美的超譯尼采
心想:噢,原來現在尼采紅了啊。
回到高雄看到愛買書的老爸已經買好一套放在家裡了…
於是又把其中一本拿來看,還順便把高中看的那本<查拉圖是…>也帶來了
重新再翻以前看過的那些文字,不變的文字
竟然有種「對阿!真的就是這樣」的感覺
這才發現原來看事情的角度就這樣改變了

對於看書,也許我不是個太會慧根的人
有時候看完一本書,我不一定真的明白書中的意義
但過了幾年再回去重看,就會對一些事情多了一點明白

不知不覺的,價值觀就慢慢建立起來
說到價值觀,大概又可以整理成一篇新文章吧
我曾經疑惑價值觀是一種自然形成的概念,後來覺得這是一種選擇

原來,人生的故事造就了現在的我,而價值觀的選擇,創造下一個屬於我的人生故事

<衝破你思想的枷鎖,也就等於衝破你身體的枷鎖。>天地一沙鷗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